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舆论监督 >> 内容

打黑先打伞 曹妃甸涉黑人员叫阵正义媒体

时间:2019/7/2 14:21:43

 媒体,是传播信息的媒介,指实现信息从信息源传递到受信者的一种技术手段。具有监督与纠正不良现象、协调社会关系、传承文化、提供娱乐、引导大众、传播资讯的功能,也是揭露社会黑暗面的正义者。近日,北京三家媒体发布平台因转载发表了有关于河北省唐山市曹妃甸区人大代表刘孟江涉黑的文章后,被涉黑人员刘孟江告上了法庭。并与2019年6月25日,在曹妃甸区人民法院开庭。

 

(图为刘孟江)

据了解:刘孟江是唐山市党代表、曹妃甸区人大代表,因常年携其儿子刘帅放高利贷、套路贷,被多家媒体曝光,并且转载文章中提供了充分的案例及证据。但是,尽管媒体多次报道,却迟迟未得到河北省、唐山市及曹妃甸区相关部门的重视,刘孟江父子不但逍遥法外,还将转载文章的媒体告上法庭,倒打一耙。并且,曾在公开场合多次扬言,要花100万给当地公、检、法部门收拾曝光他的媒体,最后再收拾举报人。

 

据媒体报道:曹妃甸某部门公务人员韩某宝在2011年至2012年期间,向刘孟江借款20万元,刘孟江直接扣了当月利息8000元(斩头息),将剩余的19.2万元以转账的形式借给了韩某宝。之后,在韩某宝还了四万多元利息的时候,刘孟江开始“催债”,先是口头威胁,然后假借催债之名,将韩某宝朋友(曾帮韩某宝还过部分利息)的服装店上锁,逼迫其关门四天,最后更是强行霸占服装店,还扬言要将韩某宝及其朋友一起“关起来”,韩某宝的朋友无奈只得弃店而逃,再也没敢回来。刘孟江之子刘帅曾亲口对外炫耀自己在冬天里将韩某宝拘禁于办公室,扒光韩某宝的衣服,带上手铐,用鞋底子抽嘴巴,直到其答应马上还钱,韩某宝为了工作和面子“根本不敢说出来”。

另一案件的赵某强和桑某某曾与刘孟江是朋友关系。2014年5月22日,赵某强因急需资金周转向刘孟江借款40万元整。以借条为证,桑某某做担保,口头约定每月还款1.6万元,直到还清为止。但在还款35万多元的时候,刘孟江突然翻脸,拿着赵某强写下的40万欠条到法院起诉。因为刘孟江、刘帅是当地黑恶势力头目,多次威胁过赵某强,导致赵某强根本不敢到法院应诉。之后,法院因缺席判决赵某强还需还款40万元及附加利息。如此一算,赵某强所借的40万瞬间变成了80多万,中了刘孟江的套路贷圈套。刘孟江为了套路贷敲诈成功,指使其子刘帅带领黑恶势力分子威胁、恐吓赵某强和桑某某,称不马上还款就让他们“进监狱”,“在法院执行局、拘留所都有人,想什么时候抓就什么时候抓”,并多次电话恐吓说要动用黑恶势力对赵某强及其家人进行人身伤害。而此时,赵某强已经被迫还款50余万元。

以上所说的案例只不过是刘孟江所犯罪行的冰山一角,在这里就不一一列举。

刘孟江长期经营高利贷,为了获取更大的暴利,他多次从银行贷款再高利息转贷出去。据报道,2010年-2012年刘孟江从中国农业银行曹妃甸支行贷款350万元;2013年-2016年从中国邮政储蓄银行曹妃甸支行贷款1000万元。其中2013年11月放给赵绍鹏600万元,张庆生300万元。

刘孟江与其子刘帅联手聚众赌博、在赌场上放高利贷,月息高达10%,对到期还不上欠款的,刘氏父子就带领黑恶势力人员绑架、恐吓、侮辱被害人。

刘氏父子被新闻媒体曝光后,唐山的司法部门不仅没有对刘孟江父子采取任何措施,并且,嚣张的刘孟江居然将媒体告上曹妃甸法院!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曹妃甸法院居然还受理了刘孟江的这份不合理控告!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22节规定:对法人或者是其他组织提出的民事诉讼,由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三家被告住所地都在北京,应属于北京市区人民法院审理。而在三家被告向曹妃甸法院提出管辖权异议的时候,曹妃甸法院却驳回被告们的诉求。曹妃甸法院无视国家法律规定,执意要在曹妃甸开庭,这其中有何缘由,令人深思!

据知情人透露:刘孟江在法庭上与审判长王某禄表情亲密,肆意发表言论,无视法庭纪律,悍然将法院当成自己的办公室。早前媒体报道里提到,前几年,刘帅及其同伙因组织黑社会罪被捕,其父刘孟江通过关系运作,成功的将本该重判的刘帅变成了缓刑,而当时被抓的其他人都被重判。刘帅被拘留期间,刘孟江贿赂了看守所所长丁某义,在看守所给刘帅专门开了一条通道,每天在看守所所长的办公室见面聊天唠家常,和在自己家中一样。

  早前刘孟江贿赂看守所所长,为其子刘帅特开通道聊天唠家常。现在刘孟江自己在法庭上无视法庭纪律,肆意讲话。难道这次是贿赂了哪位法官,为自己特开了一条通道吗?

 在扫黑除恶的浪潮下,受害人不断举报,媒体接连曝光,涉黑人大代表刘孟江依然纹丝不动,照样飞扬跋扈、不可一世。并且将转载、揭露刘孟江罪行的正义媒体告上法庭进行污蔑、敲竹杠,属实让关注刘孟江事件的群众都大吃一惊。

  此次开庭的结果如何、刘孟江能否“胜诉”?涉黑人大代表刘孟江为何迟迟未被立案、抓捕?法院为何驳回被告们的管辖权异议?此事件我们会持续关注!

 

 

欢迎转载本站文章

  •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刊登广告 - 合作加盟 - 投诉建议 - 联系我们
  • 华夏参要网(www.hizmet.com.cn)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中国互联网协会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北京网络行业协会网络110报警服务无线互联网业自律同盟北京文化市场举报热线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编号:2304068 发证机关: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
    投稿邮箱:346388427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