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地方之声 >> 内容

查?唐山曹妃甸人大代表涉黑案会一“扫”到底还是走走过场

时间:2019/7/16 17:35:52

黑恶势力的生长与蔓延,其背后往往有“保护伞”“关系网”的支持和纵容。要从根本上铲除黑恶势力存在、生长的土壤,就必须打掉“保护伞”、除掉“关系网”。

 

据早前媒体报道:河北省唐山市曹妃甸区受害人多次实名举报刘孟江、刘帅父子涉嫌骗贷、高利转贷罪、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套路贷犯罪等一系列犯罪,但当地相关部门、领导却表现的麻木不仁、听之任之。

就在近日,当地公安部门对刘孟江涉黑一案展开调查之前,刘孟江便开始转移资产,不知是“机缘巧合”还是有人“通风报信”实在令人质疑!

2019年,为期三年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迎来“船到中流浪更急”的深水区、攻坚期,必须牢牢把握扫黑除恶的任务要求。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一组题为《2019扫黑除恶“六个延伸”》的漫画其中第三个延伸,就是向深挖幕后、打伞破网进一步延伸,要把打击“保护伞”作为下一步的主攻方向,务必做到除恶务尽。

据网上揭秘文章《河北唐山为啥不查刘孟江涉黑?原来秘密在这里》报道:

知情人透露秘密之一:刘孟江在曹妃甸经营多年,曹妃甸乃至唐山市的大小领导认识很多,社会人脉资源广泛。刘孟江喜欢打麻将、赌博,几乎每天都浸淫在牌桌上,赌资高达每场几万甚至几十万。刘孟江赌博的固定场所一般在曹妃甸区国兴实业公司和老九州饭店,而经常跟他打麻将的人除了社会上有头有脸的人物再就是政府的某些大小领导。其中是否以玩牌之名结党营私或进行利益输送,不得而知。

知情人透露秘密之二:刘孟江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广交当地相关部门大小领导,逢年过节必有重礼。而其更精明之处在于,每次给领导送礼都偷偷地录音或拍下视频留作证据,用来要挟收受其贿赂的领导,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所以有很多当地领导都惧怕刘孟江,怕刘孟江拿出录音、视频证据告发。

知情人透露秘密之三:刘孟江多年前就买通了曹妃甸法院某些领导和法官,从2014年至今数年间,光以其唐山市曹妃甸区运升物流有限公司提起的诉讼就高达43起,而关于民间借贷的诉讼无不都是刘孟江胜诉。刘孟江想起诉谁或想拘留谁只需跟法院、执行局打个招呼。

刘孟江身兼唐山市党代表、曹妃甸人大代表,之所以敢如此横行霸道、无法无天,原来都是把众多官员一起“绑架”到了贼船上!

据网上多家媒体曝光:

案例一、赵某强和桑某某曾与刘孟江是朋友关系,平时赵、桑二人对刘孟江多有帮助。2014年5月22日,赵某强因急需资金周转向刘孟江借款40万元整。以借条为证,桑某某做担保,口头约定每月还款1.6万元,直到还清为止。但在还款35万多元的时候,刘孟江突然翻脸,拿着赵某强写下的40万欠条到法院起诉。因为刘孟江、刘帅是当地黑恶势力头目,多次威胁过赵某强,导致赵某强根本不敢到法院应诉。之后,法院缺席判决赵某强还需还款40万元及附加利息。如此一算,赵某强所借的40万瞬间变成了80多万,中了刘孟江的套路贷圈套。刘孟江为了套路贷敲诈成功,指使其子刘帅带领黑恶势力分子多名威胁、恐吓赵某强和桑某某,扬言称不马上还款就让他们“进监狱”,“在法院执行局、拘留所都有人,想什么时候抓就什么时候抓”,并多次电话恐吓说要动用唐山市古冶区的黑恶势力对赵某强及其家人进行人身伤害。而此时,赵某强已经被迫还款50余万元,无奈之下,只能向媒体反映、举报。

案例二、曹妃甸某部门公务人员韩某宝在2011年至2012年期间,向刘孟江借款20万元,刘孟江直接扣了当月利息8000元,将19.2万元以转账的形式借给了韩某宝。在韩某宝还了四万多元利息的时候,刘孟江开始了“催债”,先是口头威胁,然后假借催债之名,将韩某宝的朋友(曾帮韩某还过部分利息)的服装店上锁,逼迫其关门四天,最后更是强行霸占服装店,还扬言要将韩某宝及其朋友一起“关起来”,吓得韩某宝的朋友弃店而逃,再也不敢回来。此事,刘孟江之子刘帅曾亲口对外炫耀自己在冬天里将韩某宝拘禁于办公室,扒光韩某宝的衣服,带上手铐,用鞋底子抽嘴巴,直到其答应马上还钱,韩某宝为了工作和面子“根本不敢说出来”。而同样的话,刘帅也在法院执行局对桑某某说过两次。

案列三、做生意的赵某永反映:自己与刘孟江是20多年的朋友,当初自己做煤炭生意时刻意照顾刘孟江的物流公司,并且帮助过刘孟江。2011年,刘孟江怂恿赵某永去做工程,并亲口承诺“你若是不够钱,我借你点钱用,刚好我手上有点钱。”工程中标之后,赵某永找刘孟江借钱,刘孟江却改口称“我现在手头紧,没钱借你,不过我也不是不借,我有个商业楼,把手续给你,你用我的手续去银行抵押贷款”。于是赵某永便以此商业楼为抵押去银行贷了150万元。一年之后,刘孟江找上赵某永称“这钱我要用,不能给你贷款了”,而此时赵某的工程款也没下来,哪有钱立马还给刘孟江?刘孟江深知这一点,于是便开始实施预谋已久的计划“没有钱那不行,你看哥俩关系也不错是吧,本来是想帮你的,不过我也是向别人借的高利贷,三分息呢,你把银行利息还上,然后将剩下的不足三分的息钱补给我,不然就立马还钱”。此时,赵某永还不知到掉进了刘孟江的陷阱,每个月到月按时还钱给刘孟江。 同年,赵某永还款100余万元,但工程甲方负责人突然出事,刘孟江得知这个消息后立马翻脸,逼迫赵某永将欠款还清,并强迫赵某永写下一张75万元的借条。之后,刘孟江就时常叫上黑恶势力成员“光顾”赵某永的家和赵某永妻子开的饭馆,堵在门口让赵某永还钱,并用面包车裹着办丧事用的白布,写上“赵某永还钱”等字样游街。赵某永不堪骚扰、惶惶终日,妻子无奈之下只能选择离婚,而赵某永只能远逃南方避祸,被曾经的“好朋友”刘孟江逼的妻离子散。让赵某永想不通的是,自己虽然离了婚远走他乡,刘孟江依旧还常去其前妻处骚扰恐吓。

还有群众反映案例:刘某刚曾在曹妃甸冀东西区有一家药店,因为陷入刘孟江的借贷陷阱,被刘孟江逼迫还款。承受不了高额利息的刘晓刚(音同)只能将药店拱手送给了刘孟江,以此来保自己平安。 另一借款人赵绍鹏,借了刘孟江600万元高利贷,在还了利息600多万元之后,从此下落不明,生死未知。

刘孟江长期经营高利贷,为了攫取更大的暴利,他多次从银行贷款再转贷出去。据调查,2010年-2012年其从中国农业银行曹妃旬支行贷款350万元;2013年-2016年从中国邮政储蓄银行曹妃甸支行贷款1000万元。其中2013年11月放给赵绍鹏600万元,张庆生300万元。然而,这些只不过是刘孟江所犯罪行的冰山一角……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事关社会安宁、百姓安定,事关人心向背和基层政权巩固,不仅是维护社会治安的问题,也是重要的政治问题,必须深入推进、坚决打赢。而“打伞破网”是扫黑除恶的关键,只有打掉“保护伞”、除掉“关系网”,才能彻底铲除黑恶势力赖以生存的土壤,才能彻底断绝涉黑涉恶违法犯罪的根源。

“保护伞”能不能打得掉、“关系网”能不能除得掉也是衡量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成效的重要标准。否则,即使在目前的高压态势下,一些黑恶势力受到打击,但一旦条件具备,又会重新滋生,或者出现新形式的黑恶势力。

相信只要我们坚持有黑必扫、除恶务尽,坚持“打伞破网”“打财断血”,掀起一波又一波强大攻势,一定能打赢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这场硬仗。

查!查!查!河北省唐山市曹妃甸刘孟江涉黑一案,当地公检法相关部门、领导再次出手会一“扫”到底、彻底清“瘤”?还是走走过场、糊弄百姓罢了?我们拭目以待!

 

 

欢迎转载本站文章

  •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刊登广告 - 合作加盟 - 投诉建议 - 联系我们
  • 华夏参要网(www.hizmet.com.cn)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中国互联网协会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北京网络行业协会网络110报警服务无线互联网业自律同盟北京文化市场举报热线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编号:2304068 发证机关: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
    投稿邮箱:346388427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