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来信照登 >> 内容

取走英雄骨灰须付38万 重庆强拆事件毁了一家人

时间:2019/7/19 18:04:08

近几年来,全国各地强拆事件层出不穷,许多基层政府采取各种暴力、威胁等非法手段迫使征收人搬迁,剥夺了平民百姓最基本的权利。2011年3月25日,重庆市江北区猫儿石宜家村的居民程代明一家因政府强拆导致的伤残、死亡事件,毁了一家人的幸福生活。

2011年3月25日,因旧城改造原重庆造纸厂的家属楼面临拆迁,居民程代明和高艺兰夫妇与独子、父亲、二哥一家三口、妹妹共8人居住在总面积180平方的两间套房内,其中里面80平米的面积是经营着麻将馆和副食店,这也是一家人的主要收入来源。

当时江北区房管局拆迁办给出的拆迁方案是提供一套安置房,二套廉租房。程家看到同期拆迁的邻居很多是按人口分的安置房,而且考虑到以后家庭收入来源也是个问题后,提出了一共需要4套安置房的需求。最终双方协商未达成一致。

2011年325日,江北区政府和拆迁办带着200余人将程家的住房围住,当时正值中午12点左右,程代明正在厨房炒菜,几个纹身,提着钢管、砍刀的的纹身青年在房外用砖头砸门窗,喊着:“打死你这个钉子户,打爆这个铁脑壳!”后来这些人一拥而上,将程代明暴打,打的过程中,有人将附近正在燃烧的火堆踢到程代明身上,程代明被烧得体无完肤,最终倒地休克。事发后报警,结果两个半小时后,110和120才到达现场。

程代明经重庆急救中心和西南医院烧伤科的救治,从死亡线救回一条命,但面容全部烧毁,耳朵被烧掉,嘴唇也被烧毁,双手无法正常生活,脚瘸,生活无法自理。

 

2011年325日,程代明被烧的面目全非

20127月26日,江北区信访办、拆迁办通知高艺兰去协商医疗费、护理费等事宜。江北区信访办主任陈仁高提出让程代明出院在家治疗,遭到了高艺兰的反对,以程代明当时的情况如果出院,生命无法得到保障。意见的分歧,高艺兰遭到了当了19年兵的陈仁高主任的拳打脚踢,致高艺兰昏迷呕吐,休克倒地,后去324医院诊断为头颅伤综合症,至今有严重的后遗症,经常头晕头痛晕倒,左侧面、头、颈、胸等多处软组织损伤。在高艺兰住院期间,无人承担责任,高艺兰住院期间自己垫付医药费。

2013年初,江北区政府为了维稳需要,安排程代明的独子程智到大石坝派出所上班,但程智在派出所具体做什么工作,公安以涉密为由,不允许程智的家人及亲朋好友知道,甚至是领导是谁都要保密。2013年4月,程智正式到江北区大石坝派出所上班,直到2013年10月10日,程代明和高艺兰突然接到公安部门电话,通知他们去殡仪馆认程智的尸体。程代明夫妻两人在殡仪馆看到自己才23岁的独子就这样冰冷的躺在自己面前,夫妻两人抱头痛哭。

 

程代明、高艺兰看着儿子生前最后一张照片

程智去世后,公安部门没有人告诉程代明夫妇儿子的死因。后来,他们打听到程智一直在从事缉毒相关工作,死亡地点在山水景园小区的楼道里。程代明夫妻认为儿子程智既然是在大石坝派出所从事缉毒工作,就是因公牺牲,是缉毒英雄,作为地方政府和公安部门,应该给予因公死亡的儿子一个合理的说法和荣誉。但江北区司法局副局长戴鉴明来和程代明夫妻协商,政府只能以见义勇为或者车祸来补偿程智的死亡。程代明夫妇不同意以这种方式来处理,数次上访要为儿子的死讨个说法。

2014年8月19日,程代明夫妇被关至位于丰台区高家场46号地下室的“黑监狱”里,程字桥和秦川等5、6个人强行对高艺兰拍裸照,夫妻二人双手被反铐,多人用警棍对其毒打,高艺兰被打到大小便失禁,全身抽筋,嘴被打歪休克。程代明被打的全身青紫、胸肋骨骨折。并告诉程代明和高艺兰“我们打你们这是执法”。

上访三年的时间里,始终没有给儿子的非正常死亡讨回说法,被巨大悲痛冲昏了头脑的高艺兰于2016年6月8日,在北京天安门金水桥,裸体背后写着“冤”字准备跳金水桥,绝望的她想用自己的死引起关注,能还自己儿子一个公道。

这一鲁莽的行为被北京市公安局天安门地区分局行政拘留十日。2016年6月18日,重庆江北区刑警队将程代明夫妻带回重庆并被刑事拘留,后重庆市江北区人民检察院起诉程代明、高艺兰寻衅滋事罪,最终重庆市江北区人民法院判决高艺兰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程代明犯寻衅滋事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

因程代明被重度烧伤后,每日的烟量大幅增加,以缓解身体的疼痛。而被严重烧伤的皮肤很容易破裂,需要随着带着酒精擦拭伤口,因为打火机和酒精都在身上,被定性为准备在公共场所自焚。

程代明说,“我们家一直都过着最普通的老百姓生活,后来不知道这是怎么了,所有倒霉的事都发生在我家了。现在我只想要一个真相,我希望能恢复我儿子的名誉,不要让他走的不明不白,还被人指指点点。”

程代明、高艺兰二人刑满释放后,想去殡仪馆再看一眼儿子,结果却收到了“程智尸体于2013年10月10日停至2018年8月火化,共停1777天,费用叁拾捌万三仟捌佰叁拾贰圆未付款”的通知。作为程智的亲生父母,程代明、高艺兰并没有签任何文书也没有拿到火化证,因公牺牲的儿子就这样不明不白被烧成了一捧骨灰,并且殡仪馆要求程代明夫妻支付38余万元的停尸费用,否则永远别想拿到儿子的骨灰。

程智是因公牺牲的,他像许许多多战斗在缉毒一线的干警们一样为国家、为人民献出了生命,他应该是被人敬仰的英雄,然而程智死后不但没有得到应有的补偿和荣誉,反而连骨灰都被他人控制,难以入土为安。如英雄地下有知,该作何感想!

重庆违法强拆事件毁了一家人的幸福生活,此事件我们将持续关注并跟踪报道!

 

 

欢迎转载本站文章

  • 上一篇:山东临沂育杰学校疑似违规被举报
  • 下一篇:没有了
  •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刊登广告 - 合作加盟 - 投诉建议 - 联系我们
  • 华夏参要网(www.hizmet.com.cn)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中国互联网协会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北京网络行业协会网络110报警服务无线互联网业自律同盟北京文化市场举报热线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编号:2304068 发证机关: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
    投稿邮箱:346388427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