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舆论监督 >> 内容

陕西宝鸡:打断胳膊赔1900元老人46次进京喊冤

时间:2018/5/21 12:16:22

全面推进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公正司法、全民守法,坚持依法治国、依法执政、依法行政共同推进,坚持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治社会一体建设,不断开创依法治国新局面

                                    

2012年7月,陕西省宝鸡市金台区硖石乡何家坡村就发生一起村官带人殴打老人致级伤残事件,在当地造成恶劣影响。可令人不解的是,老人将打人凶手诉至法院,法院的“奇葩”判决更是的令人心寒。

据调查,董月英,69岁,曾经是一个身体健康、硬朗的家庭妇女。老伴儿徐修军是一名伤残军人,后来转业到中铁一局,成为一线工人董月英无业只靠老徐一人每月一千多元的工资来补贴家用,生活十分拮据。退休后,徐修军跟老伴儿俩人商量承包本单位中铁一局三公司位于宝鸡市金台区硖石乡何家坡村的一处28亩的小农场(实际只有8亩),日出而作,日暮而归,种些农作物补贴家用。

2012年7月20日上午,正准备下地干活的董月英老人发现自家地里有一台挖掘机和一台推土机正准备挖自家土地,当时便上前制止,此时距徐修军承包农场的合同终止期限还有六个多月。挖掘机司机见老人阻拦便给何家村的村领导打电话汇报,一会儿功夫何家坡村村官杨海军、魏九科带领张建军、郭海兵、赵早存等七八个人赶到现场。

杨海军,何家坡村党支部书记。据村民反映:其近年曾截留国家下拨的地震救灾款每户三千元;截留灾民的修房款每户四百元;公开盗砍林木数百棵;非法出卖土地百亩,土地承包款去向不明;非法在六川河取沙售卖获利。其所作所为村里百姓对其敢怒不敢言。

魏九科,原高家湾村支书,曾将他人(现任高家湾村支书魏某)胳膊打断。不知是什么原因到了何家坡村担任村官。

杨海军和魏九科到了现场后,命令董月英老人不得阻拦,并扬言有领导支持,打死人也不偿命!并命令手下将董月英老人扔到六川河里。为了捍卫自己的土地和庄家不被破坏,董月英坚决不离开现场。在杨海军的指挥下,几个壮汉将董月英抬起来把老人扔到了六川河堤沿,河堤高三米多,带有一定坡度,堤下是浑浊的六川河水。老人在斜坡上头上脚下好不容易挣扎着爬起来再回到自家地里,结果又被几个壮汉抬出扔到河堤上。

 

六川河三米多高的河堤

老人讲:因为在充满砖头瓦砾的坝基上拖行、抬摔多次,后背鲜血淋漓,衬衫都被拖坏了。自己被摔得浑身如散了架一般,小便失禁,左手腕部剧痛难忍。而杨海军作为村支书不但不予制止反而是手叉腰,充当指挥。

老伴儿徐修军闻讯报警,一个多小时后警察到达现场,安排徐修军带老伴儿去医院检查,出警的辛姓警察和乡里的一位干部等一行人随杨海军到林家村桐树林野味餐馆吃野味儿去了。

 2013年5月30日,杨海军委托陕西蓝图司法鉴定中心对董月英老人的伤情进行了鉴定。鉴定结果为:董月英系遭受外力致左挠骨远端,尺骨茎突骨折,属轻伤,构成十级伤残。

董月英老人被打伤后,身体状况急剧直下,走路须借助拐杖。案发一年多,当地公安机关一直不予立案,直到徐修军往返北京46次上访维权,最后在公安部领导的关注下地方公安机关才予立案调查。

拄着拐杖的董月英老人和老伴儿徐修军拿着司法鉴定书和法院判决

2013年10月12日,董月英老人依法向宝鸡市金台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案件审理期间,金台区法院刑庭魏新安庭长数次到董月英老人住处,并对徐修军说:“你老伴儿被打构成轻伤,打人的够判刑了。”徐修军说,魏庭长来了几次后话味儿就有些变了,他说:“对方没拿棍子、没拿刀子打你,条件根本不够判刑,而且赔偿也少,你们不如撤诉,给杨海军一个机会,杨海军岁数还小,二十七八岁,还有前途。不撤诉依法赔偿少,撤了可以协商多陪点儿。”倔强的董月英和徐修军相信法律的公正,坚持依法判决。

然而,当魏庭长宣读判决时,却另两位老人欲哭无泪。根据法院审理判决,被告杨海军、郭海兵、赵早存、杨书生等人无罪。判赔董月英老人各项损失仅共计2115.3元人民币。

面对着不公正的审判,董月英老人将此案上诉到宝鸡市中院。宝鸡市中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驳回重审。

在中院驳回重审后,此案由金台区法院白明瑛法官受理。在受理过程中,白明瑛提出亲自找人重做法医鉴定,董月英老人没有同意。白明瑛又授意董月英的代理律师劝说其重新鉴定。董月英老人对律师讲:离第一次鉴定已经过去三年,坚定结果啥样谁也说不清楚。另外,已经做过鉴定为什么还要重新做?其意义是否在于如这次鉴定结果轻了杨海军就不够判刑标准。如果重了,还是按上次鉴定结果?律师也无言以对。在开庭时,被告人所说的话书记员不遗余力的记录,我的叙述书记员只是偶尔的记录一下。这很明显,公正的天平是倾斜的。

 老人说道: 此次判决更是难以接受,打我的人无罪不算,医疗费等各项损失共赔偿1904元。更荒唐的是:我的正当要求像误工费、交通费等都不予支持。而医疗费共计发生2854.3元,但一审法院却仅认定863.30元。一审判决以我放弃另外两人诉讼要求为由在总赔偿额中扣除10%不予赔偿,这符合法律规定吗?

一审判决后,董月英老人再次上诉到宝鸡市中院。中院的李少华审判员在案件调查时只是问了句:是怎么回事,怎么打的?当董月英老人提到杨海军扬言打死人也不偿命时,李少华法官对记录员说这句话记上,但书记员并没有记。随后,李少华法官说:其他的我这都有。然而,中院在裁定时却仍维持原判。

董月英气愤的对李少华审判员说:都说金台区法院黑,你们更黑!你穿着党和政府发给你的衣服,代表着的是公平、公正,那一杆秤还公平吗?打人者无罪,被打者有罪?如果打人者无罪,被打者无罪,那么谁有罪?是你法官有罪吗?李少华被问得哑口无言,只是嗫嗫嚅嚅的说:乡上开了证明的,没办法!

董月英老人讲:2016年,陕西省高院也做出了维持一、二审裁判认定,驳回了我的申诉。没有办法,我只能到检察机关进行抗诉。2017年,宝鸡市检察院、陕西省检察院以申诉理由不成立,不符合抗诉条件结案。

村支书杨海军的母亲与我在路上相逢,杨母故意说“路都铺平了,该上的油这里指行贿送礼的钱也上了,愿意告状就告去吧!”言下之意该疏通的关系都疏通了,根本不怕你告状。

  一位和老人熟悉的村民私下对老人讲:这官司就凭你老太婆能打赢吗?杨海军拿着村里公家的钱铺路了,这些年村里外包土地和沙场赚的钱我们村民一分都没得着,都让他(杨海军)送礼了,你有钱送吗?

董月英老人表示:在心中依然相信法律的公正,陕西省司法的腐败,官官相护代表不了党中央,要将抗诉进行到底,在老人坚毅的眼神中也充满了无奈。

从以上情况来看,相同的事实描述,相同的法律依据,在宝鸡市中院却得到了两份不同的裁定结论。然而在换过法官之后,结论却从上到下竟然出奇的一致,实乃咄咄怪事。把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太太在铺满砖头瓦砾的坝基上拖、拉、抬摔多次,难道这不是明知会发生严重后果而故意为之?如果不是有“领导支持,打死也不用偿命”的霸气,何来对一位老人下此狠手?李法官的乡上开了证明的,没办法!这倒是让人们见识了权大于法的真面目和金台区法院、宝鸡中院的法官们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本领原来,事实是什么不重要,法律依据是什么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的心情——愿意说这样对就说这样对,愿意说那样对就说那样对。只是,如此一来,陕西省司法系统内的官老爷们又要将法律的严肃性置于何地?将法院的公信力置于何处?

公正是法治的生命线!一起行政暴力从不予立案到受害人46次进京上访维权,在得到高层领导关注下才给立案;到法官的:“打人者已够判刑”,而结果却又无罪的判决;中院的驳回重审,换法官后要重新鉴定的“内幕”到合理要求被拒;再到中院的“乡上开了证明的,没办法!”而维持原判。直到陕西省高院也做出了维持一、二审裁判认定和到宝鸡市、陕西省检察院抗诉的不符合抗诉条件结案。由此,陕西省司法系统为司法不公、层层庇护、权大于法拉上了一块满是破洞的遮羞布。

此案中是否存在权力寻租和司法腐败不敢妄下言判,但真正的依法治国、司法公正从此案来看还任重而道远

本网将继续关注并做跟踪报道。

 

 

欢迎转载本站文章

  •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刊登广告 - 合作加盟 - 投诉建议 - 联系我们
  • 华夏参要网(www.hizmet.com.cn)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中国互联网协会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北京网络行业协会网络110报警服务无线互联网业自律同盟北京文化市场举报热线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编号:2304068 发证机关: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
    投稿邮箱:346388427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