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深度报道 >> 内容

曹妃甸涉黑人大代表再被爆猛料 套路贷害朋友妻离子散

时间:2018/11/29 18:29:18

编者语:朋友应该是互相信任,互相尊重,在你需要帮助时,能伸出无私的手义无反顾拉你一把的人。然而,有一种自称为“朋友”的人,为了利益却不顾亲情、道义、王法,在朋友背后下刀再落井下石……

受害人王建光(右)、尹洪彬(左)

近日,河北省唐山市曹妃甸区群众王建光到我编辑部投诉称“自己掉进了‘朋友’精心设计的套路贷陷阱中,不仅被告上法庭列入失信人员名单,并且导致夫妻离异、妻离子散,自己逃亡在外的惨状。而设计这套路贷陷阱的朋友就是唐山市曹妃甸区人大代表、运升物流有限公司老板刘孟江”。

农夫与蛇  “姐夫”伸来的“援手”是陷阱

据王建光介绍,他与刘孟江相识多年,当初算是关系非常好的朋友。2005年前后,刘孟江经营的运升物流有限公司以给钢厂运铁粉为主业,常常因为活少而使车辆闲置。王建光为了帮助他,就让刘孟江把车寄存在自己的工地上干活,费用一天一结。等刘孟江的物流公司有活儿的时候再随时把车调走。因为王建光对刘孟江的生意有帮助,所以两家走得比较近,逢年过节都有走动。私下里,王建光称刘孟江“姐夫”刘孟江喊王建光“兄弟”,这种关系持续多年。

2010年7月,王建光与朋友尹洪彬承包了曹妃甸区遵化产业园林示范造地工程项目。2010年8月25日,因工程需要垫资,王建光便找到刘孟江与其协商,希望由刘孟江垫资,三人合伙完成该工程。此时的刘孟江经过几年资金积累,已不再是当初那个没货拉、没活干,需要王建光帮衬的那个“姐夫”了,而是财大气粗,有人大代表、党代表等身份、地位的大老板。刘孟江通过慎重考虑和多方了解,知道这个工程能挣钱,工程款支付的快,便同意垫资1063530元,解决了资金问题。按照三人所签协议,刘孟江负责出资,王建光和尹洪彬负责施工,每吨山皮石刘孟江抽取4元的利润。然而,另王建光和尹洪彬想不到的是,他们的噩梦也就此开始。

布局设陷  利润改利息“图穷匕首见”

二个月后,刘孟江发现工程款没有他所预想的那样及时到位,眼看着一时半会儿无法拿100多万的工程垫款,便于2010年9月25日找到王建光协商垫款怎么算。刘孟江态度很好,请王建光、尹洪彬二人喝酒吃饭,并跟二人商量把利润及垫资1063530元折算一下,让二人给他写一张欠款借条。刘孟江说:借条先这么写着,咱们关系这么好,到时候这个利息我要不要再说,你们得值我个情,有钱了买瓶酒买条烟给我就行。经过三人核算,加上每吨4元的利润,刘孟江让王、尹二人打了一个1213600元的借条,并要求利润按月息2分支付。当初的三方协议,被刘孟江撕毁,他说有了借条这个协议就没用了。

然而事情的发展却并非如刘孟江所讲,当王建光和尹洪彬打完借条,利润变成利息后,刘孟江马上翻脸,开始向王建光要钱。

据证实,从2010年10月以后直到2012年初,被逼无奈的王建光每个月给付刘孟江本息3万左右,共计还款40多万元。2012年至2013年期间,王建光因为遭到刘孟江的恐吓而不敢露面,又委托朋友李某秋单独给刘孟江还了两次钱,一次10万元,一次5万元;由李春秋陪同给刘孟江还了2、3次钱,共计40万左右;刘孟江儿子刘帅带领黑社会人员多次到王建光工地恐吓威胁,王建光给了刘帅15万元;合伙人尹洪彬也给了刘孟江的女儿(刘孟江的会计)20万元;王建光讲,自己和朋友尹洪彬共支付刘孟江130万元左右,但是因为欠款是陆续还的,开始写下的120多万的借条一直没有收回。

在此期间因刘孟江儿子刘帅带着黑社会人员总去工地上闹,导致王建光在唐海的工程无法正常施工,最后被迫离场。

王建光与尹洪彬说:到目前为止,本金120万元早就还清,为了息事宁人,本打算再多给他30多万元,吃亏上当也好,陷入套路贷也好,咱都认了!没想到刘孟江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恶狼,动用黑恶势力逼债,把人往死里整。

2014年初,刘孟江让其儿子刘帅带领黑社会人员多次去王建光家里逼“债”,对王建光及家人威胁恐吓(有报警记录为证)。2014年4月,王建光的妻子实在是忍受不了刘孟江黑恶势力的骚扰与恐吓,迫不得已与王建光离婚。然而,即使离婚后,刘孟江黑恶势力团伙多人还先后两次到王建光家中抓人。因害怕刘孟江、刘帅父子及其黑恶势力团伙的进一步伤害,王建光逃出家乡避难,有家难回。王建光逃亡期间,省吃俭用,打零工积攒的钱又陆续付给了刘孟江6、7万元。

因找不到王建光,刘孟江的儿子刘帅带着多名黑恶势力分子到尹洪彬家里,威胁恐吓尹洪彬,导致尹心脏病复发,差点丢了性命。刘孟江黑恶势力团伙为了达到其犯罪目的,公然在尹洪彬家里摆上花圈,打了条幅,还要在墙上喷上“还钱”两字。并扬言:你家里有老人有小孩,不给钱就找你家老人,找你家孩子去,让你们一家老少不得安生!

坏事做绝  人大代表套路贷敲骨吸髓

据王建光合伙人尹洪彬讲:开始我们准备还钱的时候,刘孟江说,不用,不用,你先用着去。态度特别好特别亲切,我们俩就是这样被他的表象蒙蔽了。刘孟江都是把钱借给跟他熟悉的人,开始还钱的时候都是说不要,都是等到本金差不多快还完的时候再拿原始的借条起诉。然后与法院某些法官勾结,之前还的钱不算,以借条为据本金利息一起算,再要一份。受害人赵怀永也是这样掉进陷阱的。

据了解,2014年6月,刘孟江以借贷纠纷为由将王建光和尹洪彬起诉至曹妃甸区人民法院。王建光说,我不懂法。一审法官石蕊说要调解,把我们叫到她的办公室,然后没给调解,只是问了问情况,也没有正式开庭就给我下了判决书。判我还得偿还刘孟江1213600元及2014年6月9日前利息102750元和本金所产生的其他利息。我怀疑法官石蕊与刘孟江有勾结,因为这样做不符合司法程序。

因为有法院内部的人为操纵,在执行阶段,曹妃甸区法院执行局多次找王建光并威吓将其拘留。2016年8月前后,执行局工作人员打电话让王建光弄点钱送到执行局,王建光怕到执行局后被拘留,就让朋友赵某生给执行局王新江送去了一万元。赵某生到执行局时,刘孟江的儿子刘帅也在执行局,并与王新江像亲密朋友一样说笑,这也充分说明刘孟江与法院里的一些法官的关系非同一般。

知情人说:这些年来,刘孟江利用套路贷把坏事做绝,敛财无数,然后再用钱财结交一些官员领导,使他们成为自己的保护伞和走狗,涉黑涉恶无人敢管,称霸曹妃甸!媒体曝光也没用,刘孟江还是照样逍遥自在,为所欲为!


 

 

欢迎转载本站文章

  •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刊登广告 - 合作加盟 - 投诉建议 - 联系我们
  • 华夏参要网(www.hizmet.com.cn)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中国互联网协会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北京网络行业协会网络110报警服务无线互联网业自律同盟北京文化市场举报热线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编号:2304068 发证机关: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
    投稿邮箱:346388427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