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舆论监督 >> 内容

黑龙江访民郑玉喜呼吁新闻媒体关注刘氏家族涉黑大案查办

时间:2019/5/6 14:47:57

本网哈尔滨专电:一年来,备受社会各界和国内各新闻媒体高度关注、连续披露追踪报道的黑龙江省安达市刘氏涉黑犯罪大案再次纳入人们的视线,成为当地群众热议的焦点。此案于2018年10月底,经受害人郑玉喜、张震等上访、举报和报案,由黑龙江省公安厅扫黑办立案挂牌督办,属地公安机关承办,至今阻力重重、进展缓慢。虽然原省厅巡视员闫子忠已因涉黑另案落马,但该家族保护伞依旧猖狂抗法抵制、联手顶风作案、造假串供。重大犯罪嫌疑人逍遥法外、大案被束之高阁。

图一:受害人、举报人郑玉喜

根据受害群众多次上访举报、控告,及国内新闻媒体的连续报道,长期以来,原安达市安康顺达房地产商刘太全、刘太国为首的家族涉黑团伙犯罪问题,主要涉嫌集资诈骗、非法吸收公共存款、高利转贷、“套路贷”、特大逃税等犯罪。在多次实名举报中,同时涉及到安达市公安局副局长王绍山、原经侦大队长胡虹、万宝山镇所长隋国清等公安干警,安达镇原党委书记王海及原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王顶,绥化中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霍洪刚等保护伞涉罪的线索。

受害人实名举报反映,原常务副市长王顶与刘氏涉黑家族关系密切,已调离上任绥化市信访局长。此人涉嫌伙同他人贪污巨额国家政策性款项遭实名举报,并导致近期农村危房改造招投标暗箱操作、秩序混乱。相关媒体补充调查取证工作已基本结束,并得到了郑玉喜等人的全力配合,腐败黑幕即将揭开。

该家族涉黑团伙涉案数额巨大、受害群众数百人。仅在安达市,造假阴阳合同、逃税数额在7000万元以上;涉嫌集资诈骗等三罪超过2亿元;涉嫌对郑洪喜等套路贷犯罪金额数千万元、包括1700万元法院判决工程款,至今分文未支付;被举报人刘太国涉黑800万元操纵摆平山东龙口摘眼球惨案、司法丑闻事件,至今未依法查处。

近日,受害人、访民郑玉喜称,各级领导一直采用开会研究、成立专案组等方式忽悠欺骗他、相互推诿扯皮,呼吁新闻媒体继续关注追踪报道。

造假杜撰企业资料,套取国家3000万

据郑玉喜等举报,刘氏兄弟凭空杜撰房地产开发公司业绩。2012年6月,刘太全将其在北京2008年注册的“北京京南同创房地产咨询公司”企业营业执照编造为“北京京南同创房地产开发公司”,并虚构了在全国多省市的房地产开发业绩,后又成功骗取了房地产开发资格证件。

同年8月至2015年期间,刘太全又伙同刘太国、丁杨杨指使李鑫、马春辉等人伪造了安达市工商局、黑龙江立信会计师事务所、中国农业银行等多枚国家及企业公章;伪造、编造了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农民工工资保证金缴纳证明等多种国家机关公文。

同时,还伪造了黑龙江立信会计师事务所验资报告(虚假验资额2970万元)、银行流水、收入证明、银行征信等多种证明文件资料。

刘氏兄弟先后在安达市场监督管理局骗取了房地产开发企业营业执照,在黑龙江省住建厅骗取了房地产开发资质;在安达市房产局、住建局等涉建部门骗取了房地产开发许可证、施工许可证等房地产开发经营审批手续。

此外,他们还以假招商引资名义和建设经济适用房名义骗取2块宗地,骗取国家税金和土地出让金等减、免、退返政策,以及国家多项财政预算内基金3000多万元。

警商勾结高利转贷,顶风作案套路贷款

郑玉喜等举报,2013年至2014年间,安达市寒轩典当行刘太全及实际操控人刘太国、李鑫伙同安达农业银行在职中层领导李亚繁等人,以集会、口口相传等方式,以1.5-2分的月息面向社会不特定群体非法集资近2亿元,其中60%资金以欺诈手续骗取这些钱有6000余万元用于放高利贷,其余一亿多元由李鑫转至刘太国个人账户,投放海南万宁楼盘。

举报人于2017年5月17日将此案举报至安达市公安局经侦大队,胡虹大队长受理此案后多次向被举报人通风报信,帮其逃避法律处罚。

年5月下旬,为逃避刑责,被举报人刘太国和李鑫按胡虹提供的举报人所递交的“被集资人员证据名单”,刘太全立即把香榭花墅小区房产价格虚高,强行用房抵款堵塞非法集资漏洞。(证据:170多人被融资人员名单,其中60多人载有联系电话号码)。

图二:受害人郑玉喜的举报控告材料

郑玉喜等人实名举报说,2013年11月至次年2月,刘太全、刘太国指使李鑫、马春辉等人伪造、变造、私刻工商局、银行票证和印章,以各施工队名义及其公司员工联系的亲友在三家银行骗取按揭贷款两千多万元。然后,再将此款以月息5-6分“放”给各施工队,高息转贷非法获利一千余万元。

2013年6、7月间,安康顺达以进场施工的名义,要求各施工队缴纳保证金共计500余万元,承诺进入施工现场便退还,可进场开工后,刘太全便开始大行无赖之举,不但至今未将此款退回,还将各施工队承包人交付的保证金以高利贷方式强行算作已拨付的工程款(含农民工工资)。并按5-6分(月息)强行扣取高息。

2013年9月,郑玉喜施工队在施工中资金短缺,刘太全便与民间放高利贷人员相互串通,假借帮助联系小额贷款名义乘火打劫,用香榭花墅小区价值400万元的9套房子做抵押,以月息5分利“帮助”承包人郑玉喜抬款200万元。欺骗称仅需支付一个月10万元利息即可,待施工至正负零后拨款抽回抵押房产。结果,却强行扣取6个月高额利息。

次日,又以相同手续介绍了放高利贷人员李宝,再次“帮忙”抬款100万元,扣息30万元。一周后,刘太全介绍安达市卧里屯乡派出所所长吴英春再次以相同手续,抵押380万房产抬款170万元,按每月5分利强行扣息68万元(8个月)。

施工至2014年6月,因刘太全两个节点均未按约定拨付工程款,郑玉喜被迫停工要求开发商刘太全履行拨款义务。经公安局胡虹和卧里屯派出所教导员隋国清调解,刘太全同意由其负责拨款解除被抵押的1600万元房产,并负责支付一个月利息40万元。

工程接近尾声时,刘太全却再次欺骗郑玉喜,不但未按约定抽回房产,反倒与放贷人合谋串通,将郑玉喜30套价值1600万元的房产私自更名、变卖。刘太全从每套房子中获利2万-3万元不等。

2013年8月份,通过刘太全在寒轩典当行李鑫处以月息5分抬款200万元,在扣取4个月利息之后,又强行在总工程款中扣款100万元,并向郑玉喜声明另欠100万元。刘太全与李鑫相互串通,以欺诈的手段强行扣留郑玉喜377万元房产。

李鑫不但是寒轩典当行的股东,而且还是香榭花墅小区及安康顺达酒店的项目发包人、土地出让合同的签署人。刘氏兄弟与李鑫利用种种套路贷款和欺诈方式、非法套取郑玉喜价值1977万元房产。

纠集手下伤害无辜,操纵干警插手纠纷

2013年9月10日,安达广瑞晟商混站多次向安康顺达公司催要砼款未果,且遭到该公司刘太国辱骂,遂派二十多辆砼车将所有施工通道封堵。

28日,“二刘”与李鑫、董超召集五个施工队承包人及管理人员开会,以谁不配合,谁的投资款将无法拿回相威逼,要求每个施工队出50人,于当日下午14时准时到安达市政府门前聚集。在刘太全的指挥下,250余人将安达市政府围得水泄不通,以农民工讨薪为由要挟安达政府为其解决砼车堵门纠纷,事件持续到次日下午,刘太全见未达目的,又指使民工到安达劳动保障监察局继续上演闹剧。

图三:两名公安干警参与刘氏涉黑家族对郑玉喜套路贷犯罪证据之一

2014年7月27日,刘太全、刘太国与董超共同谋划后,指使其打手纠集社会闲散人员二十余人将郑玉喜项目停工讨薪人员于成宪、崔佳伟用铁锹、镐把殴打致伤,经黑龙江省司法鉴定机构鉴定一人为轻伤、一人为轻微伤。事发后刘太全、刘庆国出资11万元,与卧里屯派出所相互串通,以威胁和欺骗的手段将此案调解结案。

同月29日,王玉文项目部承包人员唐树江等人到安康顺达公司讨要工程款及农民工工资 ,要钱过程中双方发生矛盾,丧心病狂的刘太全恼羞成怒,随手拿起办公桌上烟灰缸朝唐树江头部连续猛击,使唐当场昏倒,待唐苏醒后,刘太全威胁说:“*你妈唐树江你要敢报案或敢到医院住院,我随时把你整监狱去,我让你们所有人都血本无归,谁都别想拿回一分钱”。

图四:刘氏涉黑团伙骨干李鑫逼迫劫持,与受害人郑玉喜等签订的套路贷霸王协议之一

从8月25日开始,安达市公安局经侦大队长胡虹在处理王玉文与安康公司经济纠纷案件时,胡虹多次接受刘庆国宴请,以及收受高档皮鞋及“档案袋”等礼物。胡虹与“二刘”相互通谋,未经核实账目便按“二刘”的意图,于9月4日非法出具了《关于安康顺达小区5、6、9、10#楼对账的说明》。在该《说明》中称:“经核对已确认安康公司不但不欠工程款,而且还超额拨付了338万元。”

胡虹的行为严重违背了公平公正及客观事实原则。由于刘太全、刘太国得到了胡虹大队长的极力袒护,使各施工队向安康公司讨要所欠工程款的权益至今无法实现。

2013年9月27日,刘太全、刘太国虚构事实,以迎接时任市长王立波检查工作,并与安达广瑞晟商混站打索赔官司付前期执金为由,与施工队突击签订其单方起草的施工承包全同。该合同重要条款被其串改,明显是一份施工队亏本合同。其欺诈行为完全违背、绑架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将五名项目承包人6000余万元投资款及缴纳的所谓保证金据为己有。

官商勾结徇私枉法,操纵司法制造惨案

2014年至2016年,举报人多次向安达及上级政府反映二刘和不法行政官员违纪违法行为。在此期间“二刘”伙同安达市公安局经侦大队长胡虹、卧里屯派出所等相关民警,蓄意颠倒黑白、伪造证据,诬告陷害项目承包人王玉文、工程管理人员张俊,分别以“诈骗罪”、“扰乱社会秩序罪”先后三次将王、张二人刑事拘留,人为制造多起冤假错案。

2002年,“二刘”先后流窜至绥化市及齐齐哈尔市行骗。2003年因两地案发后逃窜至大庆市,伙同“时(石)长生”等人改名换姓后,利用伪造的身份证件等虚假个人信息,在大庆及萨尔图等三区注册的龙旺达汽车销售公司、顺程担保公司、海龙运输公司、坦顺担保公司,利用多家公司做掩护继续行骗。

2004年10-11月间,大庆公安机关陆续接到5名被害人报案后开始立案调查,刘太全等人闻讯后逃窜。同年12月,大庆警方以涉嫌合同诈骗将刘太“泉”等人上网追逃。2006年刘太“权”指示手下时长生顶罪领刑六年,刘太全被羁押5个月后,金叉脱壳,取保后流窜至山东等地重操旧业。

2009年在山东乳山市以欺诈手段销售海景房,与宁知德等购房人发生矛盾,刘太全、刘太国带领手下十几个人手持砍刀、镐把等凶器将多人殴打致伤,其中宁知德等三人经法医鉴定均为轻伤害。案发后刘太全、刘太国被山东警方网上通缉。

2010年二刘用欺诈方式获得赵晓龙、王秀明等合伙人的投资后,在山东省东海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公司获得位于龙口市一处宗地后,又以烟台海翔房产营销有限公司名义开发建设“卢森保小区”房开项目,楼盘进入销售阶段,合伙人王秀明多次要求抽回本金未果,楼盘销售至尾盘时,刘太国不但不分红,甚至拒绝退还王秀明投资款的基本要求。

2016年 8 月20日,双方再因此事发生矛盾,刘太国指使李鑫等人手持砍刀、锯齿刀等凶器将王秀明等多人砍为重伤(一人眼球被摘除,另一人双手被砍断、腿骨骨折,一人被摘除眼球,严重毁容)。

据调查,《调解协议》中表明,元凶刘太国仅对其中一受害人金额赔偿260万元。知情者透露,此人为摆平该流血事件,花掉800万元以上。

近期,这起该人听闻的涉黑、操纵山东省龙口市、烟台市公检法枉法办案重大司法腐败事件,连续被国内新闻媒体曝光披露后,至今没有依法查处。法律界人士严肃指出,在依法治国、整肃司法腐败的今天,竟然发生如此恶劣荒唐的“捆绑式司法腐败”问题,而且堂而皇之地“结案”,可谓胆大妄为、无法无天。

本网发稿前得知,近日,被举报涉案人刘太国从海南流窜回到哈尔滨、绥化、安达市,紧急抛卖百套以上房产筹款用于行贿,以重金开道、大肆活动全力摆平连环涉黑大案,并联手串供造假,建立攻守同盟。因此,造成案情越加复杂化。

郑玉喜多次对媒体说,自己一直遭市委、市政府和公安局领导们忽悠欺骗,尾随截访,半年来任何大小问题没解决。其手机被监控,行动不方便,与外界联络困难。“五一”过后,他准备继续进京上访,也许当地警方会对他采取强硬维稳措施。但不论有多么艰难,也要揭黑、维权到底。(新闻爆料人房国刚先生对本案采访报道全程协作配合、亦有贡献,在此感谢)

一些文章来源网络,如有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立即处理。

 

 

欢迎转载本站文章

  •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刊登广告 - 合作加盟 - 投诉建议 - 联系我们
  • 华夏参要网(www.hizmet.com.cn)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中国互联网协会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北京网络行业协会网络110报警服务无线互联网业自律同盟北京文化市场举报热线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编号:2304068 发证机关: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
    投稿邮箱:346388427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