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社会热点 >> 内容

浅议调查报道中隐蔽线索的深挖

时间:2019/6/12 14:13:04

很多新闻线索的信息十分有限、隐蔽。记者甚至不知道信息是否为真,被举报的是谁。随着调查的深入,新的线索还会出现,如何判断、求证,以及寻找求证的渠道、途径,都是摆在新闻调查记者面前的问题。为此,新闻调查要如何进行?笔者以从事多年新闻调查的经验,结合亲身经历的“从一张快递单号查出假口红案”的实例,具体分析调查报道实战中常用的方法。

调查之初:

判断线索是否有价值

很多爆料者有时不是因为有确切的证据,而是有所怀疑才向媒体进行爆料,其提供的信息十分有限,甚至不知道要举报的那个人是谁。面对海量的碎片新闻,甚至似是而非的线索来源,在决定是否介入调查前,需要根据记者个人的积累、经验,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和前期初步的走访、调查,来判断其是否有值得深挖的价值。

此前,《温州都市报》新闻热线接到读者投诉:通过微商购买的某大牌口红质量低劣,怀疑为假货。至于店主叫什么名字、住哪里,有无证据证明口红是假的,读者称自己都不知情。唯一的线索就是对方的平台店名、微信号和一张对方发货的快递单。

这一线索是否有深挖调查的价值?笔者仔细询问爆料者后,初步掌握了几个疑点——

其一,店家的“实力非凡”:店里的大牌口红、粉饼等化妆品堆了一地,从不缺货;一些国外代购都买不到的爆款、“断货王”,这家店都有,且量大价低。

其二,消费者通过购物平台联系上店主后不久,都会被要求添加微信。购物平台上,多以价格较低的日用品为主,而微信朋友圈里发布的货品种类丰富,且均为国际品牌的化妆品,价格较高。相比购物平台店铺,国家对微商的监管还处于空白,这让不少商家有空子可钻。

其三,爆料者还称,自己提出要向有关部门举报后,马上就被店家拉黑。笔者假借活动急用,需购买100套日化用品,并提出叫同事上门取货,对方予以拒绝。按照温州人“有生意就做”的性格,这么大量的订货,没理由不接,除非是不想让人知道其地址。

其四,快递单上的发货地址,只显示为市区某小区,并没有详细的房间号。笔者前往位于该小区后门的某快递公司网点(与读者提供的快递单上显示的快递公司一致)得知,很少有小区居民通过他们发货,经常发货的购物平台店家或微店更没碰到过。

通过对以上几个疑点的初步调查,已经可以初步判断这家店有猫腻,线索值得深挖。

调查必备:

事先做预案利于应变

快递公司是否知情?是否会帮对方隐瞒?或者处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考虑,得知笔者真实身份的情况下,是否会如实相告?甚至有可能通风报信?在进一步调查前,笔者准备了一套预案,并对可能发生的情况以及对方有可能的质疑作好应对准备。在调查报道中,记者如果不能随机应变,很可能会半途而废,无功而返。

为防打草惊蛇,笔者以“帮人找孩子”为由,得到了快递网点工作人员的帮助,通过快递单号查明货是从该公司其他网点发出的。

在这一网点,记者同样抛出此前的理由,确定该单号确实是其网点发货后,得到答复“具体情况,里面内勤比较清楚”。

内勤是两名年轻女性,于是,笔者拿出事先准备的“找人”故事的详细版本——有一妇女收到了一份化妆品,怀疑是离家出走多年的孩子寄给她的。这名思子心切的妈妈,委托我们帮忙寻找孩子。

“你要找的人,是男是女?”其中一名内勤突然提出了这个问题。记者回复“女的”。不想对方很快给予了否定:“那肯定不是你要找的人,老板是男的。”

会不会对方警惕了?笔者赶紧抛出“有没有可能是老板女朋友”的说法。却又得到了“不会的,他还没有女朋友”的回复。“那估计,她女儿从这家店里买了化妆品寄给她妈妈了。”终于,这一推测获得了内勤的信任,很快将店家的信息透露给了笔者:二十几岁,男性,在附近一个厂房租房卖了好多年化妆品,生意不错,最近刚刚搬家。

调查手段:

反复交叉求证确定信息

笔者根据快递公司员工给出的信息,迅速给自己编好一个“租户”的身份,在保安大伯的带领下,顺利进入该店家之前租用的房间内。在该房间内,笔者发现不少丢弃的化妆品、外包装、大量快递单的底单等证据。

随后,笔者又以“客户”身份向保安大伯打听到了该店的新地址,大伯的信息是否为真?如真,具体在哪个房间?笔者通过微信向该店家买了2支唇釉,并再次根据快递单号找到了快递公司的另一网点,确认了店址的具体位置,以及“房间有很多化妆品”“发货量比较大”“一男一女带着个孩子”等信息。

一切水落石出。笔者联系辖区市监部门,对该地址进行了突击检查,查获各类国际名牌化妆品、日用品、奶粉等大批量货物。其中,各品牌的化妆品中,仅口红就有千余支。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以及政务信息的公开化,不少之前不对外公布或者需要记者去部门调查核实的内容,大多能通过多种平台查询到,拓展了记者获得线索的渠道。而通过相关官方网站、客户端等获得的信息,因其官方属性,基本上可以采用“拿来主义”,节省了不少调查的时间和精力。

在上述口红案中,笔者就是采用“拿来主义”的方法:通过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到该微店所属的公司,在2017年5月曾因发布虚假广告被市监部门处罚过,并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而被市监部门列入经营异常名录。而类似这样的官方权威渠道,还有很多。

在调查过程中需要注意的是,记者在运用非官方渠道获取信息时,要多方比对、印证和核实,不能单纯采用“拿来主义”,以免报道出错。

 

 

欢迎转载本站文章

  •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刊登广告 - 合作加盟 - 投诉建议 - 联系我们
  • 华夏参要网(www.hizmet.com.cn)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中国互联网协会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北京网络行业协会网络110报警服务无线互联网业自律同盟北京文化市场举报热线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编号:2304068 发证机关: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
    投稿邮箱:3463884275@qq.com